主页 > 三明在线网 > 新闻 >
 

精彩福州,慢慢走,深深爱

这里是,福州

一生中,总会向往许多城,奔赴许多城。有些是为了惊艳时光的,千里迢迢,一面之约,了无遗憾;有些却是可以温暖岁月的,那些承载着旧时光的街巷,那些如故乡乡邻般的热情,那些诱人又妥帖的美食,让我们恍将他乡作故乡,只想与之长厮守。

如后者这般的城,想来该有福州一席。与之初相遇,便似旧相识。

只要说到福州,定会提到三坊七巷。

“谁知五柳孤松客,却住三坊七巷间”,作为福州名片之一,三坊七巷不但承包了福州的第一印象,而且深入人心,早已是福州文化的一部分。

时间和故事赋予了三坊七巷以韵味,于是穿梭坊巷,满心满眼都是才子佳人、能人巧匠的故事,或传奇,或励志,或动人,或浪漫……他们是林则徐、是冰心;是闽剧、是脱胎漆器;是同利肉燕、是永和鱼丸;总之踏上了这里,那些故事便深入人心,融进这坊巷中,埋在了旅人的记忆里。

迷蒙的雨,潮潮的春,故事涌动的一座城,福州的历史是悠久的,福州的故事是难以说完的。

走出坊巷,登上鼓岭,在雾里云间,你仍能看到西式建筑的身影,它们从蓬松如絮的雾气中浮出来 ,和周遭树木融为一体,那一刻似乎能明白为什么加德纳对此景依依不舍,念念不忘。

这里有日出,有星辰,有做不完的梦。即使是38度的夏天,你仍能在这里真切地感受到,清凉的风吹过你眼前的云,吹过你脚下的草,吹过你耳旁的发丝,吹散你躁动的心。

西方人对福州的喜爱,是张扬的。他们不舍于鼓岭,也同样留恋烟台山。

“一座花园,一条路,一丛花,一所房屋,一个车夫,都有诗意。尤其可爱的是晚阳淡淡的时候,礼拜堂里送出一声钟音,绿荫下走过几个张着花纸伞的女郎……”叶圣陶用文字记录了烟台山的美好,而今天你完全可以踏上烟台山,亲自看看不同国家的人都同样喜爱的地方。

岁月的痕迹,在烟台山的建筑上可见,在闽江水里,也可见。

登上闽江游船,你能清晰地听到,江水穿流而过的声音,那是岁月的流淌。但时间给这座城留下的,却是愈加得繁华,闽江河上,灯光秀起,科技精心编制的画卷,在夜色中尽显华丽,一座座高楼用璀璨的颜色告诉你,时间,不辜负这座城。

“城绕青山市绕河,市声南北际山河” ,福州城外大江环绕,城内则河网密布,内河内船运的便捷催生了福州的繁盛。当时光重回宋嘉祐二年(1057年),福州百姓或许正在开挖着一条福州最大的人工运河——晋安河。

它曾造福福州人,如今也是福州最好的风景之一。

悠悠摇橹船,摇荡水面中,河水微波随琴声而散,千年已过,总有些风景、有些情怀是不曾改变的。

“等闲田地多栽菊,是处人家爱读书。饮宴直尝千户酒,盘餐唯候两潮鱼。”福州人的热情从古时至今也从未改变。

就像你漫步在19公里的福道上,总能看到成群结队的福州人,对你笑语盈盈,若你不拒生人,他们便能带你从一个福道入口攀谈至另一个福道入口,乐此不疲。

喜爱热闹的人,在福州是缺不了去处的。

连绵起伏的惊呼声会在欧乐堡响起,“美人鱼”在水中拂动着她满头的秀发,灵动地遨游在水中,笑声一阵一阵地翻腾,观众席上的人们和水中的万千生命,在这里总能欢腾起来。

海,是迷人的,人们想住进海里,所以有了海洋世界,人们想俯瞰海洋,于是就登上了奇达村旗冠顶。

站在山顶,你能看到天上的太阳在云里穿行,入云,万山阴阴,云边金光激射;出云,海面璀璨,山青海蓝。俯瞰海面,能看到过往船只在海面上来来往往,辛勤的连江人在这广阔的视线里,已然也成为风景。

当季的福州,白昼渐长,人们欢聚的时间也被拉长。但百年前,福清何姓家族,无论白天黑夜,都相聚在东关寨里。

那是一栋恢宏古老的建筑,它曾载满欢声笑语,也曾保家卫国。如今穿梭其中,笼罩着寨子的是静谧的气息,一砖一瓦满是动人的红色故事,真切的窗棂,却好像能看到百年前的点滴。

只要在闽江河口国家湿地公园长椅上发呆的时间一久,就会发现风景这种东西其实要有意识才看得到。

泛着涟漪的池子、长着青苔的石垣、树木、花朵、航迹云,这一切虽然尽收眼底,其实等于视而不见,只有在意识到其中一样事物,例如意识到在滩涂上的水鸟时,水鸟才会从周遭的一切中剥离出来,以水鸟的姿态映现眼底。

有人说,福州是梦,也是隐。自打经过,仿佛害了相思,从此便念念不忘。

编辑:

查看栏目更多文章

相关阅读



友情链接: